家庭治疗的基本理论-控制论心理学空间

2019-04-30 海纳百川 未知
浏览

  家庭治疗的基本理论-控制论心理学空间

  控制论

  对家庭起作用的最重要、最有影响的是控制论(cybernetics),即在自我调节的系统内研究反馈机制。家庭与其他控制论系统的共同特征是通过信息交换来维持家庭的稳定性。

  控制论的核心是反馈圈(feedbackloop),这是系统获得必要信息以维持稳定的过程。反馈包括系统与外部环境以及系统内部信息传递。反馈圈可以是正向或者是负向的,区别在于对稳定状态作用的方向不同,而无所谓谁好谁不好。

  负向反馈(negativefeedback)表明威胁系统的整体性,显示系统需要维持现有状态。正向反馈(positivefeedback)表示需要改变这个系统。负向反馈的一个形象比喻是房屋的供暖系统。当气温降到一定程度,自动调温器会启动锅炉加热,使得房屋的温度保持原先的标准。这是一种自我纠正的反馈圈,它使得系统控制生效,系统对变化的反应表明了要保持原有的状态,即为负向反馈。

  控制论系统是描述家庭如何维持稳定的一个有效比喻(Jackson,1959)。有时候,这是一件好事情,例如,尽管有冲突、有压力,家庭持续表现为紧密的整体。然而,有时抵制改变并不是件好事,特别是家庭不能调整以顺应家庭中某一成员的成长和改变时。后面我们会详细讨论这个问题。

  如果说负向的反馈减少改变,那么正向的反馈可以加强改变。正如负向的反馈那样,正向的反馈能够带来理想或者不理想的后果。如果一个年轻女子坠入情网并要和异种族的人结婚,父母就必须重新调整,要么接受她的婚姻事实并允许她的丈夫进入他们的内心,要么不和她说话将她赶出他们的生活。为了保持稳定性与灵活性,家庭要对正向和负向的反馈作出反应。正如我们可以看到的,然而早期的家庭治疗师过于强调负向反馈并抵制改变。

  控制论运用于家庭聚焦在以下几个现象:

  (1)家规(familyrules),这掌控着家庭系统可以容忍的行为范围(家庭的平衡范围);

  (2)负向反馈(negativefeedback)机制,家庭用来加强这些规则(愧疚感、惩罚和症状);

  (3)围绕问题的家庭互动顺序(sequences of familyinteraction),说明系统的反应;

  (4)当系统习惯的负向反馈是无效的时,引发正向反馈圈(positive feedback loops)。

  正向反馈圈的例子是那些令人烦恼的“恶性循环”,做什么结果都是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有名的“自我实现预言”(self fulfillingprophecy)就是这样一个正向反馈,一个人的恐惧导致可能的可怕情形的行动的出现。然后,验证了他的恐惧,循环往复。另一个正向反馈的例子是“流行效应”(bandwagoneffect),这正是一个获得支持的简单原因,因为有了一大批的支持者。你想想那些时尚追随者以及流行音乐发烧友,就可以明白流行效应的大众性。

  作为自我实现预言的例子,我们来看看Jerry的故事。他很想找女朋友,但认为自己很郁闷。于是,他确信女人会拒绝他。每次鼓起勇气去和女孩子说话,他总是能找到她们对他说的没兴趣的例证。只要发现别人有一点走神,他就不自觉地紧张并开始不断说俏皮话。女孩子的烦扰再后来变得更明显的时候(正向反馈),他则开始确信自己本质上就是不讨人喜欢的。下面是个家庭个案,这是个很容易表达愤怒的家庭,处于青春期的儿子Marcus,突然向父母大发脾气,因为他们坚持让他夜里12点前回来。母亲因他的爆发而震惊并开始哭泣。父亲的反应则是和他争吵了一个月。结果,不仅不能减少他的偏差行为,也不能将他的愤怒压制到维持家庭动态平衡的范围内,这些负向反馈的结果适得其反:Marcus开始爆发而且挑战权威。父母越多的哭泣和惩罚,Marcus就越愤怒。所以说,父母期望的负向反馈(哭泣和惩罚)变成了正向的反馈。它们加强而不是削减了他的偏差行为。这时,家庭必须作出改变,否则的话,这会变成一种恶性循环,不断升级,直到Marcus离家出走为止。

  后来,控制论专家Walter Buckley和RossAshby认识到正向反馈圈并不总是坏的。如果不失控的话,它们会帮助系统重新调整以适应新的环境。Marcus的家庭可能需要面对孩子的愤怒重新制定家规以适应青少年不断增强的自我肯定的需要。危机在于,只有家庭能够走出旧有的反馈圈足够远,才能获得一些新的视角,正向反馈圈才能导致重新审视家庭规则。这样做是一种元沟通传递,他们必须交流他们的沟通方法,这样才能导致系统规则的转变(Batson,1956)。应该清晰的一点是,家庭控制论聚焦在家庭的反馈圈上,即沟通的模式,它是家庭功能障碍的基础。于是,受控制论影响颇深的治疗师成为有名的沟通学派(communication school)。不完美或者不清晰的沟通导致不准确或不完全的反馈,造成系统不能自我纠正,对于变化带来防卫过当或者不能作出确当反应。控制论是麻省理工大学数学家NorbertWiener(1948)首创的,它的出现和发展在最初好像于家庭动力模式毫不相关。二次大战期间,有人希望Wiener解决这样一个问题:怎样让防空炮可以击中德国高速飞行的飞机。在当时,靠设立校准仪器,似乎不能快到让炮在极短的时间内击中目标。他的解决方法是:每次没击中后,结合一个内部反馈系统而不是依赖外部的观察去调整炮。

  Gregory Bateson接触系统论是在会议上(1946)听了Wiener的演讲。他们两人很快热络起来。他们的对话对于Bateson后来将这个理论运用于家庭治疗的系统理论有着深刻的影响。

  因为控制论来自对机器的研究,它的正向反馈圈会造成破坏性的结果,使得机器瘫痪;它的重点在负向反馈圈,保持动态平衡。系统环境会改变,温度会上升或降低,这些变化都会引发负向反馈机制使得系统恢复动态平衡,然后温度又会上升或下降。负向反馈圈控制了内在和外在的系统。对于动物保持平衡来说,如果它们出生率上升,数量增多,就会带来食物短缺和外来侵犯,然后数量就会减少。胰岛素增加,血糖就会上升,当太高的时候,就使人没有胃口,然后血糖又会下降。

家庭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