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电影】精神病患者

2019-04-30 海纳百川 未知
浏览

  【心理电影】精神病患者

  美国版电影海报希区柯克的《惊魂记》可说是恐怖惊悚片的代表作,在1960年的当时,这部影片可谓好莱坞最暴力色情的电影。该片被美国电影机构选为最重要的一百部美国片之一。另有1998年翻拍同名影片,以及一部由林青霞和王祖贤等主演的同名香港电影。

  玛莉莲是个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上班女郎,她厌倦了在午休时间偷偷去和山姆陆穆斯幽会,因为他赚的钱几乎都得用来付前妻的赡养费不能和她结婚。有一天玛丽莲的老板要她带四万元现金到当地的银行存款,由于她极想改变自己的生活,于是一时冲动之下,卷款逃离小镇,她决定和情人山姆到加州重新生活。

  当她开车逃离小镇后,路上有一警察,觉得她行迹可疑,一路尾随,吓得玛丽连在半路中匆忙换了自己的汽车,而且加了700元现金。再次狂奔上路。夜色暗了下来,而且下起倾盆大雨,于是她只好开下高速公路,长途驾车的劳累加上卷款而逃的压力,让她几乎精神崩溃,于是她决定在路旁的贝兹汽车旅馆休息一晚,汽车旅馆的老板是诺曼·贝兹,这个性情古怪的青年对他卧病在床的母亲是又爱又怕。就在玛丽莲吃完诺曼为她准备的晚餐之后,她回到房间准备洗澡,当她进入浴缸拉起浴帘后,一个离奇恐怖的故事即将发生。

  这四十年来,希区柯克的《惊魂记》可说是恐怖惊悚片的代表作,在1960年的当时,这部影片可谓好莱坞最暴力色情的电影。当年有多少观众被片中的变态杀手和那场脍炙人口的浴室杀人戏吓得不敢一个人洗澡。该片被美国电影机构选为最重要的一百部美国片之一。

  影评

  《精神病患者》被公认为希区柯克最好的电影,同时也是被模仿最多和最具影响力的电影。——BBC电影评论

  希区柯克的其他片子也不会比此片更具冲击力。 ——芝加哥太阳时报

  在讲述故事的机智上,《精神病患者》并不独具一格;它的独创性体现在对叙事的建构上。——观察

  希区柯克的《精神病患者》(PSYCHO)可说是恐怖惊悚片的代表作,在电影史上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被誉为西方第一部现代恐怖作品中悬念迭起不到最后一刻人们绝对不会想到谜底。有趣的是希区柯克在拍摄影片时自己也在创造悬念,他要全体制作人员宣誓对剧情及故事的结局严格保密,绝不泄漏任何细节;此外他还煞有介事地聘请“母亲”的扮演者,并对外宣布了几位后选者的名单实际上在剧本中根本没有“母亲”一角的场面在1960年的当时,这部影片可谓好莱坞最暴力色情的电影当年有多少观众被片中的变态杀手和那场脍炙人口的浴室杀人戏吓得不敢一个人洗澡。该片被美国电影机构选为最重要的一百部美国片之一精神病患者可说是一部空前成功的恐怖电影技巧大胆、画面惊人,即使在数十年后谋杀与血腥的场面仍吓得观众尖嘶惊跳。这是部最富技巧的经典名作,从没有一部关于谋杀与精神病患的影片,会使观众受到如此强烈的震撼。

  《精神病患者》是希区柯克最具票房价值,于是是最具精神分析色彩的电影,它给观众带来的是赤裸裸的惊悚。浴室凶杀,色情乘以暴力,观影者睁大的眼睛其实正是窥视的眼睛。这赤裸裸的一幕,45秒,78个镜头,刀、人体、喷头,帘子,下水孔,快速切换,观影者眼睛都不会眨。对旅馆淋浴的渴望和恐惧,一定是很多观影者都会有的后怕,如果你投宿的是类似马丽投宿的黑店,那你就可能碰上诺曼那样的变态店主。诺曼是个特殊的人格分裂病人,常态下,他是个有些羞怯的店主,但一旦变态,他时而是被他谋杀的母亲,时而又是被母亲控制的儿子。何以分裂至此?只因了谋害母亲的罪恶感,他盗回母亲的尸体做成标本,并自己扮演母亲以使母亲复活,而复活的“母亲”嫉恨他喜欢上别的女人,便要杀之而后快。这可真是够玄乎的。一个五岁丧父的人与母亲相依为命,长大后无法容忍母亲另有情人,便杀了母亲的情人又杀了母亲。这也真够玄乎的。难怪电影公映之初,一度受到影评界的诘难。但观众却在银幕前一次次睁大了眼睛——这才是真正的注目礼。象诺曼那样分裂成母亲和儿子的病历也许是极端的,是所谓恋母情结的变态和病态表现,可谁能保证自己身上没有一点人格分裂的潜在危险呢?诺曼的黑店是可怕的,别的黑店也是可怕的,但任何黑店的黑,不过都是人性的黑罢了。

  关于电影

  《精神病患者》可谓悬念大师希区柯克最具代表性的经典之作,这部空前成功的恐怖电影技巧大胆、画面惊人,即使在数十年后谋杀与血腥的场面仍吓得观众心惊肉跳。

  这部现代恐怖片之母拍摄时成本很低,拍摄时间也很短,改编自劳勃·柏洛区(Robert Bloch)的小说,约瑟夫·史蒂法诺(Joseph Stefano)编剧,由希区柯克以纯熟的蒙太奇技巧游刃有余地操纵观众情绪,从而完成了一次完全意义上的纯电影表达。希区柯克抛弃了以前自己电影中已为人所熟知的一些套路,真正做到了完全通过视觉、而非剧情去刺激观众。片中的“浴室杀人”场面已成影史上的经典画面,共历时48秒,由78个快速切换的镜头组成,尽管连一个刀刺入人体的血腥画面都没有,但其恐怖效果却因蒙太奇、场面调度、节奏、灯光及音响手法的综合运用而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境界。希区柯克的对这一场景的要求是:“挥砍,用刀猛砍,刀就像要撕碎银幕,冲出电影。”这种“逼真的恐怖”留给观众无尽的想象空间,正如希区柯克所认为的那样:“最紧张的不是那些恶心的死法,而是在人死之前酝酿的气氛。”

精神病患者